紫晶洞挑選,紫水晶洞擺放位置-開運水晶寶石批發
    認識水晶   水晶的種類   水晶功用   選擇水晶   水晶保養清潔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透過VR,看見藍海 | 創見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s://news.dahe.cn/2018/12-02/415883.html"

挖掘有價值的創業鏈接有思想的資本洞悉有未來的風向立體多維記錄創業與投資故事——大河財立方《創見》團隊大河財立方《創見》第12期大河財立方《創見》見習記者?劉赟前不久,美國社交網站Facebook創辦人馬克·扎克伯格在參加某次活動時,回憶起4年前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VR公司后設定的讓10億人進入VR目標。隨后他分享了一張圖表,數據顯示,他們離實現這一目標還差百分之九十九。這些年來,VR行業幾多沉浮,凝聚無數創業者的喜怒哀樂。2014年,扎克伯格對Oculus?VR公司的收購讓VR行業迅速成為經濟風口。同樣是在2014年,遠在東半球的中國河南,一家由兩名鄭州小伙聯合創立的VR技術企業——幻視科技成立,經歷VR游戲、VR影視的曲折尋覓,經營一度面臨窘境與困局。不過,時至今日,幻視科技在市場夾縫中找到了清晰的轉型方向——教育,并立志重塑傳統VR教育的固有模式。“想不到堅持到現在,我們在這個行業里待了才4年,就成了別人眼中的‘老牌VR企業’。”幻視科技聯合創始人王嘉調侃道。風口來襲和王嘉的會面,根本不像一場正式采訪。鄭州本地人說話有一種很“涮”的風格。這個不到30歲的鄭州男孩對記者講述其創業舉步維艱,卻像在講可樂的段子。偶爾將長發向后一箍,渾身透著一股自信的勁頭。▲王嘉記者與幻視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張杰只有一面之緣,交談不多,感覺是一個有著些許藝術家氣息的理工男。?▲張杰張杰和王嘉都是鄭州本地人,從小兩個人住的大院挨著,初中時成了鐵哥們兒,之后的高中、大學乃至工作,兩人的人生軌跡逐漸分叉,張杰學了美術,畢業后在鄭州從事視覺藝術類的工作,其獨立工作室在行業內已小有名氣;而王嘉學的法律,工作內容從本土基金到外資資管,跑業務需要滿世界飛。兩人偶爾聯系,也都是些近況調侃,風月相關,正事無涉。2014年3月26日,Facebook宣布與沉浸式虛擬現實技術的領頭羊OculusVR公司達成最終協議,以近2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OculusVR公司。扎克伯格在收購方面的屢戰屢勝讓VR行業蒙上金色光環,一夜之間,人們似乎都看到了VR行業的廣闊前景。蝴蝶翅膀掀起的風浪也傳遞到了張杰這里。不久后的5月,王嘉正在海外休假。某天,他正坐船準備出海,開船前手機QQ來了新信息,是張杰發來的:“你在哪兒?忙不忙?說個事!”這樣正式的開場詢問讓王嘉覺得有些意外,但船就要開了,信號很快就斷了。等船再靠岸時消息彈出,是張杰發來的洋洋灑灑關于VR創業的念頭。“他自己是個技術狂,想創業就需要一個懂管理、懂財務,最好還能找來錢的人,而他身邊恰好就有我這么一個人。說實話,我那會兒根本不懂什麼VR,說白了就是相信這個人唄!”王嘉靠在沙發上,把哥們兒情誼說得云淡風輕。這就是他們創業的開始。車庫創業王嘉回國后,兩人在鄭州碰了面。詳聊之后,王嘉帶著張杰去了硅谷和以色列,將彼時最一流的VR企業考察了一番。回國以后,兩人在鄭州二砂庫房成立工作室,開始了原始技術探索。最開始的籌備情況并不明朗。初創的四個技術人員和一堆設備都擠在一間不到20㎡的庫房內。王嘉還不忘跟張杰開玩笑,“前途不可限量啊,兄弟,多少牛叉的公司都是從車庫里出來的”。經過半年的技術摸索,2014年12月,幻視科技正式注冊成立。兩個人分工很明確,張杰任CEO負責技術,王嘉任COO負責外務和對接投融資。一個干活,一個吆喝。技術立命加上配合默契,幻視科技的初期發展相當順利,種子輪即估值千萬,獲得了百萬注資,相繼開發多款VR游戲并投放市場。2015年11月,幻視科技作為招商企業入駐鄭州市高新區。高新區對這家本土初創科技企業給予了很大的幫助,有了房租補貼優惠,公司便開始獨立租用一棟5層的獨棟辦公樓使用,不同項目組得以互不干擾地發展起來。“其實,當時公司就做過一個VR教育項目,但因為當時VR教育不是主流,所以分散精力排在最末尾,不過這個項目為后來我們跟很多教育行業的公司聯結打下了基礎。”王嘉回憶道。2016年5月,公司憑借數款登錄日本和北美游戲平臺的游戲作品,以及在金士頓和戛納電影節入圍短片單元的影視作品,成功完成了天使輪融資。這輪千萬額度的投資協議簽訂后的三個月內,幻視招兵買馬,研發團隊突破了70人,兩層辦公區坐得滿滿當當,每天從早到晚燈火不熄。而就在公司全速趕路時,商業變現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得到良好解決。幻視成立以來的第一道大坎不期而至。“VR元年”困局2016年被稱為“VR元年”,VR行業引發眾多上市公司對這一領域的強烈關注和投資熱情,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小米、樂視等巨頭紛紛進入VR領域。同時,VR技術在資本市場備受青睞,消費級應用產品頻頻出現。不過,就整個VR產業而言,盈利和變現似乎并不樂觀。VR產業主要分為4大塊內容,分別為硬件設備、內容制作、分發平臺以及B端應用。其中,國內硬件設備是主要變現來源,B端應用逐漸走入實際工作,而內容制作和分發平臺在2016年僅僅是剛剛起步,只有線下體驗店和主題樂園是較為成熟的商業模式,這也是幻視科技當時開發游戲最大的流量出口。據《中國VR體驗店現狀白皮書》顯示,2016年能實現盈利的VR體驗店不足三成,這些小型體驗門店往往提供3~10分鐘的交互性較差的體驗式內容,導致用戶體驗一次后很難形成二次消費,52%的VR體驗店只有一到兩成的回頭客。“我們一款游戲綜合下來,小的要砸100萬左右,大的要超過500萬,但是你猜行業內最高端的體驗店單款游戲單次使用分成是多少錢?”王嘉比出三個手指頭,“3塊錢。”王嘉回憶說自己那時候天天懟張杰:“公司搞得研發狂霸酷炫,市場不買賬不賺錢,幾十個人的公司一年營收百十萬,生產效率再沒比你低的了。”結果,有次兩人受邀去廈門參加一個VR高峰論壇,行業中數得上的公司基本聚齊。論壇間歇,創始人們交流起各自經營情況。王嘉回憶道:“當時快年底了,十幾家公司里至少有5家當年營收還是0,另外四五家營收三四十萬,超過100萬營收的只有三家,我們就是其中之一。”調侃勁兒上來了,王嘉說:“我當時心想,天吶!這個行業要完蛋啊,扭頭對張杰說,兄弟,錯怪你了!”資本寒冬資本是最敏銳的。2016年下半年后,涌向VR的投資來了個“急剎車”,多個初創企業項目“速凍”,VR行業迅速進入寒冬。而幻視此前1000萬天使輪融資協議款項支付分兩筆,第一筆資金上半年就已到賬,第二筆資金在整個行業危機下,募資沒有達到預期,投資遲遲無法到位。“其實我理解投資方的處境,當時資方給我說投資協議要更改,后面的資金要取消時,雙方談得心平氣和,因為這是整個行業的問題,投資方對我們幫助也很大,人要常懷感恩之心。”王嘉說道。然而理解歸理解,現實中公司的財務計劃被驟然打亂,幻視科技第一次陷入了經營危機,最困窘的時候,公司賬面上只剩下不到10萬元,而每月工資水電等剛性支出就需要40多萬元。2017年春節前的一晚,坐在人民路丹尼斯對面的一家24小時牛肉面館里,兩個人討論了一個問題——公司還要不要繼續做下去。冬天的夜里,坐在屋里也有些冷,牛肉拉面上飄著的幾片綠色的蔥花香菜顯得愈發慘淡。王嘉忍不住說,咱點個肉菜吧?張杰想了想,別點了,省點錢吧。兩個人,兩碗面。張杰拿著筷子有點吃不下去,抬起頭說,要不咱別干了?王嘉筷子一磕,咱們干得不挺好的嗎,看看公司技術積累,看看咱們的產品領先程度。張杰就反問了一句,咱們現在這種搞法能賺錢嗎?這次,被懟得啞口無言的成了王嘉。王嘉也泄了氣,那行,咱不干了。張杰又不同意了,你不能這樣啊,不能就這么不干啊。就這樣,兩個人從晚上九點多坐到凌晨四點,也沒爭論清楚。走出面館,冷風中失意的人有很多。在停車場,兩人看到一個醉酒的男人靠著樹撒酒瘋:“現在要事業沒事業,要愛情沒愛情,我混的這是什麼啊!”王嘉停步看著張杰:“幻視要是不干了,咱倆是不是也得像這人一樣半夜在這兒丟人?”說不清究竟是受醉酒男人的窘態刺激,還是內心的不甘回響,兩個人回家收拾心情湊湊錢,繼續把公司撐了下去。新藍海?2017年是幻視科技為生存而戰的一年。埋頭盯著訂單說話,零星接到不少教育訂單,而順利的資金回流讓王嘉和張杰終于緩了口氣,并由此看到了VR教育的藍海。就在這期間,關于VR教育的利好政策不斷落地,也為公司的轉型注入了一針強心劑。2017年2月,教育部印發《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點》,明確大力推進VR實驗實訓平臺,要求各地完成智慧教育示范基地建設。2017年7月,教育部發文要求開展示范性虛擬仿真實驗教學項目建設,至2020年認定1000所左右示范性虛擬現實驗教學項目。2018年以來,VR教育的市場機會不斷被打開,幻視科技的未來路徑逐漸清晰。對于從娛樂轉型教育,王嘉說了個比喻:“這就像你遇到兩個姑娘,對第一個姑娘,你廢了老大勁去追;對第二個姑娘,你不是很上心,以友人相待,結果到最后你發現,第一個始終對你愛搭不理,第二個卻對你噓寒問暖、關懷備至,這時候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選了。”確定了新的方向,幻視科技依托游戲領域積累的技術,結合惠普、聯想等多年合作廠家對于教育需求的真實反饋,歷時一年研發出拳頭產品——VitaminR(維他命R)虛擬現實教育編輯引擎。這款產品主要針對解決VR教育市場的諸多痛點——教育資源大同小異且粗制濫造,課件內容固化,師生反映差……這些問題使整個VR教學系統往往淪為“一次性”的教學匯報擺設。而VitaminR虛擬現實教育編輯引擎,則可以充分調動學生的創新思維和創造能力,自由編輯場景、人物、事件;導入模型、音視頻以VR形式展現。以往的技術積累和優勢讓幻視科技沖入教育領域的路程一帆風順,截至今年9月,全國最大項目額的VR教育虛擬實訓室花落幻視,同時公司軟件產品和方案也已戰略簽約惠普、聯想新視界、博雅智學、超級隊長等一線VR教育硬件供應商。“我們是VR公司轉型做教育,不像有些教育公司買個方案做VR。從把產品做精做優的角度而言,我們的優勢是絕對明顯的。”在今年9月19日的中原路演現場,面對臺下眾多投資人,王嘉仍然自信地宣稱:“我們有信心引領VR教育步入2.0時代。”敏銳的資本再次關注到這家“老牌VR企業”。今年8月公司開始A輪融資,短時間內十余家資方密集調研幻視,部分份額被短時間內鎖定認購,投資款已到賬。可觀的前景讓幻視科技選擇再度擴張,在鄭東新區智慧島設立了新辦公地點,周圍數十所高校是他們新的市場目標。在智慧島的公司新址里,王嘉和張杰共用一間辦公室,并行放置的辦公桌上一黑一白兩臺電腦,內斂與熱烈,理性與感性,對比鮮明而強烈。這種經典搭配,很像張杰和王嘉,看起來性格迥異的兩個人,最后因緣際遇,殊途同歸。責編:丁新湍|審核:李震?|總監:萬軍偉編輯:賀心群

關鍵字標籤:辦公桌隔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