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晶洞挑選,紫水晶洞擺放位置-開運水晶寶石批發
    認識水晶   水晶的種類   水晶功用   選擇水晶   水晶保養清潔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高科技私人定制飲食并不靠譜,還是老實鍛煉減肥吧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tech.163.com/17/1128/17/D4BL56CM00097U81.html"

(原標題:DNA-BasedDietAdviceIsBigBusinessWithLittleScientificSupport)網易科技訊11月28日消息,國外媒體FastCompany發布資深自由撰稿人勞拉·恩蒂斯(LauraEntis)的文章稱,基于DNA定制的節食方案市場巨大,但卻缺乏科學依據。許多的科技公司在高價出售依據基因和微生物組測序的飲食計劃,但科學家們指出,健康減肥沒有捷徑可走。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如果你相信營養學家的話,那實現健康飲食應該不是很難:吃很多的水果、蔬菜、全谷物、海鮮和豆科植物,少吃紅肉(網易編輯注:紅肉是指在烹飪前呈現出紅色的肉,如羊肉、豬肉、牛肉等,而魚肉和禽肉這類稱為白肉)、加工食品、細糧和任何添加很多糖分的食物。不過,在各式各樣的美食誘惑或者天花亂墜的宣傳下,你很容易會忘記這種簡單的飲食。近年來,我成功做到不理會那些煽動性的大字標題和令人震驚的新研究。親朋好友們例行公事地減少全食物的進食,結果幾周后便又將它們重新擺上餐桌,而我則默默地努力增加蔬菜的進食,同時少吃加工食品。新型健康創業公司涌現幾年前,受益于基因測序技術的推廣,一種新型的健康創業公司開始進入我們的視野。它們的口號清晰明了:標準的節食減肥建議太過寬泛,沒什麼效果。相反,如果想要真正滋養我們的身體(引申開來,真正實現減肥),我們應當遵循基于我們獨特的基因和微生物構造的個性化飲食計劃。正是同樣的神奇想法,讓數以百計用聽上去很有道理的科學包裝的奇異飲食計劃普及了起來——也許這只是找到合適的飲食計劃的問題。如今,有數十家公司在致力于根據人們的基因數據來提供個性化的飲食建議。雖然這些公司的具體運作各有不同,但流程上通常都是先讓用戶提供基因樣本來進行測序和分析。基因樣本收集過程有簡單的,也有比較詳盡的。對腸道細菌群體測序的uBiome公司要求提供小份的糞便樣本。總部位于硅谷的創業公司Habit則要求用戶在喝950卡路里的奶昔前后提供多份血液樣本,它致力于根據“個體獨特的生物構造、新陳代謝和個人目標”制定個性化的飲食計劃。這些服務的價格從100美元左右到300美元不等。當初,我尤其容易受到這種宣傳的影響。我的衣服仿佛在一夜之間突然變得緊了很多。我努力地將我的午餐從三明治換成了沙拉,增加了在健身房的鍛煉時間,但效果時好時壞。(是的,我在跑步機上跑得更快了,但我也常常凌晨兩點鐘到廚房吃肉桂燕麥片。)幾個月以后,我的體重沒有變化。我最終說服自己,原因并不是新陳代謝自然變慢(我才剛滿27歲)、慢性的工作壓力和凌晨吃掉的那些燕麥片。相反,我認為我的腸道細菌是罪魁禍首,又或者我每天堅持進食的蔬菜和全谷類食品,對于我獨特的基因和微生物構造來說,相當于糖果曲奇餅。我沒有到將自己的糞便或者唾液樣本送去進行測序分析的地步,但我用谷歌做了很多的功課,也看了很多來自像保險從業人員AnneM這樣的人的感言。她也曾嘗試節食減肥,體重卻不降反升。郁悶之下,她跑去尋求Habit的幫助。自開始新的定制飲食計劃以后,她成功減重了。她在Habit公司的網站上撰寫帖子稱,“我現在在根據我個人的生物學構造吃合適的食物。”你很容易會被這種故事吸引。背后的邏輯很有說服力:也許我們只是需要搞清楚適合我們的基因的食物種類,最后我們的體重肯定會降下來。缺乏科學依據然而,2015年針對該類創業公司的一項分析發現,“可靠的科學依據目前并不存在。”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兒科學教授、兒科醫師兼《TheBadFoodBible》作者亞倫·卡羅爾(AaronE.Carroll)指出,這些創業公司背后的科學原理存在根本性的缺陷。沒有證據顯示有的人會對高脂肪飲食有更好的反應,或者有的人更能接受充滿蛋白質或者符合碳水化合物的飲食。“這些都沒有證據,”他說,“即便有,也沒有證據表明我們能夠通過DNA測序檢測出來。”不考慮新陳代謝疾病或者乳糖不耐癥等失調癥以外,人類的基因其實非常相似。我們進化到了能夠吃同樣的食物的地步。我當跟Habit的科學顧問約什·安東尼(JoshAnthony)提到這個的時候,他談到了美國科學與健康委員會“解釋人們對微量營養素的反應很不一樣”的系列文章。該公司還提及兩項研究來支持它的方法。第一項研究只不過是驗證Habit的收集方法(即讓用戶在喝充滿脂肪、碳水化合物和糖的奶昔前后抽取血液樣本)是可計量的。第二項研究沒有提及Habit,是對個性化營養科學的一個綜述。換言之,Habit營養計劃的有效性還沒有經過臨床試驗的檢驗。在看過那兩項研究以后,卡羅爾說道,“我還沒有看到他們說,‘我們改變了飲食計劃以后就有了變化。’”(Habit稱有兩項臨床試驗在進行當中,但沒有透露具體的細節。)Habit的CEO兼創始人尼爾·格里莫爾(NeilGrimmer)強調稱,Habit的飲食建議不僅僅是依據基因數據。在設計個性化的飲食計劃的時候,除了考慮血液和基因生物標記以外,該公司還考慮用戶的偏好、目標和飲食習慣。他指出,這是一種“系統性的做法,全面反映了你身體內的情況。”基于微生物組測序的飲食建議的切實依據甚至更少。麗塔·普羅克特(LitaProctor)是人類腸道微生物組項目(HumanMicrobiomeProject)的總監,該聯邦項目旨在對人體細菌的基因材料進行測序。該項目已經展開了近十年時間。“我無法告訴你健康的微生物組是什麼樣的,”普羅克特說,“我們還沒有搞清楚要測量哪些特性。”這并不是說微生物組不會引領我們取得令人興奮的、且可能有重大意義的發現——它與從癌癥到精神疾病再到新陳代謝的一切都有關聯。但到目前為止,該研究基本還處在收集吸引人的、但非線性的聯系的階段。例如,科學家們發現健康人群的腸道細菌群和患有腸道疾病或者成人發病型糖尿病的人群之間有一系列的差異。“但我們還需要時間去探究這些生物標記。”普羅克特說道。這將需要數年乃至數十年的時間:除了鑒定和歸類存在于我們體內的萬億種微生物以外,研究人員還需要理解它們如何相互作用。如果普羅克特不知道健康的細菌群體是什麼樣的,或者是如何運作的,那像uBiome這樣的創業公司會很難讓他信服。付費89美元,該公司就會告訴你體內微生物組的運轉狀況。沒有捷徑可走改善一個人的微生物構造是可能的,跟減肥一樣。但你不需要提供糞便樣本來做這件事情。“人們可以通過改善飲食來控制自己的健康狀況。”普羅克特稱。腸道細菌以纖維為能源,因此多吃蔬菜、水果和高纖維食品會促進微生物的多樣性。但這一過程比較緩慢,而且不透明。要取得明顯的效果并不容易。她說,“這沒有捷徑可走。”卡羅爾表示認同。他指出,腸道健康和新陳代謝健康取決于一些與昂貴的測序技術毫無關系的無聊原則。它們包括適當運動、多吃蔬菜水果和少吃加工食品——也就是傳統的減肥和保持健康建議。在某種程度上,我很希望卡羅爾和普羅克特所說的是錯的。要是我們人人都有基于我們的基因定制的節食計劃,那該多好啊。可惜的是,生活并不是那樣:鮮有捷徑可走。“我知道有些人40多歲都仍然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體形。他們在飲食上很節制,還常常運動鍛煉。”卡羅爾說道,“但這些并不容易做到。”(樂邦)原文鏈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98690dna-based-diet-advice-is-big-business-with-little-scientific-support本文來源:網易科技報道責任編輯:王華春_BJS5284

關鍵字標籤:冷凍減脂 隔空減脂 比較